其實我們要隱藏甚麼?

承接第一夜的觀看與思考: 在玻璃迷宮演出時的心情節錄

(補充:內容是突發事件後的聯想,與原本創作未必有直接關係)

其實我們要隱藏甚麼?我們在害怕甚麼?
為什麼保安員要對20餘人群眾散播監控的指令?
喝止並盤問20個視覺上看著相同方向的人,20個步履不同於非在那20個觀眾群的人,20個會在商場內聽聲音片段的人,他(我)們有那一點是違約公德,有礙社會?

沒有!我們只將商場內或許會發生的故事排練,再放回原地做一次,我們笑說為每個「或許會引起保安注意」的動作找理由:被女朋友罰?是約會網友的記認?求婚?每個理由都是「可發生」的原因,偏偏放在這裡扭成了「穿鑿附會」的理由。

對自己說話可以理直氣壯,但當保安經過身旁,差點要發現重要道具時,心裡就有點點猶豫:「如果發現了怎麼辦?如果不許我們演出,我們要如何處理之後的故事?如果他扣起道具,我們怎麼辦?」身體自然移了半步,用身軀擋住那原本已包裹得很緊密的道具袋。

保安經過,沒有給我任何注意,然後我又想: 「他有權打開我的袋查裡面的東西嗎?他發現了道具可以說甚麼嗎?他可以不許我在此停留嗎?他可以不准我帶兔子逛商場嗎?他真是這麼有權力嗎?」

我在害怕的是甚麼?既然不涉及刑事,我害怕的可能只有當下要跟保安花時間理論、解釋,當中會忍受無理的指控及令人難受的態度,害怕事情鬧大的麻煩,害怕… ?已經想不出再多的了。我想,商場、保安、遊人都模糊了這個協定,商場為方便自己的管理方式,暗中讓權力放大;保安被授予愈來愈不清楚從那裡來的壓力與權力;遊人安份守紀,愈是遵守愈沒有惹麻煩的機會,畢竟,來的人都只是過客,沒有人要在抗爭任何任何。

商場、保安、遊人是一種關係,界線愈變商場一方操縱,而我們今天的演出就實驗了關係中的 bugs
如果這種實驗套在其他關係上,你會得出甚麼聯想?

#最後,探聽到有觀眾問:「為什麼不向商場申請?得到默許就沒有人要搞事了」我在內心有一個解釋,你有沒有答案?

 
(記在最後一場,開場後,觀眾與兔子相遇之前;#最後一句探聽自該場觀眾)
 
剪報一則:
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news/art/20140826/18844961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