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需要找到答案嗎?

mont_perugia-05

一場精采辯論比找到答案更重要,因為,啟發觀演者進入遊戲的是討論,而非可能找到或根本找不到的答案。然而即使真的找到答案了,也許對提出答案的人或者是參與討論的人有益,但未必適用於所有論壇劇場的參與者。

辯論、想法、對話、正反面觀點激發出來的火花,都刺激、呼喚、鼓勵、預備觀眾在現實中行動。因此,當論壇劇場的主題不急迫時;也就是說,不是離開劇場後就要立刻付諸行動;找到解決方法並非最重要的。

有時,對於離開劇場就要立刻付諸行動的議題,論壇劇場有預演解決方法的功能。舉例來說,若論壇劇場的目的是要籌組地區居民進入市議會向代表申訴、要求權利等。在這個情況下,論壇劇場的過程並非只是啟發自主性行動,而是策劃出具體、詳細的運動策略。誰負責演說?提出的論點是什麼?預期對方可能的回應?因此,在這個例子,最重要的不只是找出解決之道,還要規劃未來行動的執行方案。

人們在論壇劇場裡,不會仍然只是個「觀眾」

如果談到「觀眾」這個字本身具有被動的負面意函,那麼在論壇劇場裡沒有人是一直當觀眾的。在論壇劇場,所有觀演者都知道,只要願意,隨時都可以中斷戲劇。大家都知道可以大喊「停」,在舞台上用民主、戲劇表演、具體的方式來表達意見。即使在旁觀看,即使在遠處觀看,即使選擇沉默,所做的選擇本身就是一種參與方式。為了沉默,觀演者必須先決定要沉默,這已經是在表演了。

藉由參與劇場遊戲,特別是成員有動機、有欲望表達意見、有一套理論、有支持的理念、有理想,表達的過程就是一場演出。當行動的欲望越強烈,觀演者越渴望上台。

分享一個例子,來自Perugia,位在Umbria的一個義大利小城市,第一個「縱向」參與的例子。請讓我說明。我連續三天跟女性團體Le Passere合作。我們在下午的時候排練幾場戲,根本沒有劇本,就是默劇。當天傍晚,我們將在鎮上中世紀的小廣場,用論壇劇場的方式演出戲劇。這是一個小的迎賓廣場,四周都是三、四樓層高的房子,上面的窗戶都對著廣場。在演出期間的一個傍晚,我注意到窗戶都擠滿了觀眾,大都是想看表演的女性。所以我對著她們大喊,叫她們下來,鼓勵她們參與。很多原本在陽台上的觀眾都下來了。其他的假裝聽不懂或聽不到。我一直叫其他人下來,後來放棄了,她們依然舒舒服服地坐在搖椅上。

表演通常都是以活動練習開始,到目前為止,女性們(大多是年長女性)笑的東倒西歪。接著是動物遊戲、家庭具體形像和下班後回家的例行公事。從這時開始,女性們紛紛鼓譟起來,因為介入的男性觀演者在廣場上演出的根本不切實際,跟他們回家後做的事都不一樣。陽台上的太太們大罵特罵這些在舞台上的模範先生們:煮晚餐、顧小孩跟貓狗、佈置餐桌…這些都太超過了。廣場上方傳來一聲:「大騙子!你平常跟表演的都不一樣。你這輩子還沒進過廚房咧。這群懶惰的臭家伙。」

那些義大利女性的暢所欲言,使得短時間內,大家都喧鬧起來,有「橫向」的喊叫(在街上的觀眾們)和「縱向」的(採取行動的女性觀演者,儘管她們還在陽台上)。直到這些幫自己創造完美形象的先生們羞愧的離開舞台,抨擊和斥責才漸漸減少。

在那個廣場上,沒有任何人從頭到尾依然是個「觀眾」:大家都是觀演者,或坐、或站、或遠、或近和在舞台上下的。

節錄自:論壇劇場QA – 發想和實踐論壇劇場的新主張
原文:http://www.ctotw.tw/2012/04/qa.html#more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